给力读书网 玄幻奇幻 剑公子 第509章 非攻
(快捷键←)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剑公子第509章非攻鹤大云经过深思熟虑,说道:“你的意思是要攻打水门?”

    鹤垂之道:“攻打水门是下策!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上策。”

    鹤大云道:“说说看。”

    鹤垂之道:“水冬凝的哥哥不是在我们的手上吗?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水冬凝特别关心她的哥哥,爱她哥哥甚至超出了爱她自己,只要我们告诉她,她的哥哥在我们的手上,让她立刻把三个猪仔交给我们,要不然我们就杀了她的哥哥,三个猪仔就算在她的心目中再重要,也不可能比他的哥哥更重要,所以孰轻孰重,她肯定分得清!”

    鹤大云点了点头,道:“你不提醒,我倒把她的哥哥给忘记了,这倒是个好主意。”

    鹤垂之道:“既然爹同意的话,我明天就派人去水门。”

    鹤大云点头道:“好!但要秘密派人去,不要打草惊蛇,不能让那三个猪仔知道了,如果跑了就麻烦了。”

    鹤垂之道:“这个我知道。”

    鹤大云又道:“对了,有人找到金血跳蚤吗?”

    鹤垂之摇头道:“没有发现金血跳蚤的踪迹!”

    鹤大云深吸一口气,道:“我们可能上当了。”

    水门。

    等到大家吃饱喝足,夜已经深了,渠年今天晚上也喝了不少酒,脑袋昏昏沉沉的,本来水冬凝打算派人送他们回别院,但被渠年拒绝了。

    四人向别院走去,今天是九月十三,月亮虽然没有圆满,但也非常皎洁,带着些许凉意,淡化了浓重的夜色。

    费飞也喝了不少酒,这时搂着渠年的肩膀,说道:“秦渠年,你有点不够意思啊!”

    渠年道:“我哪里不够意思了?”

    费飞道:“我这一辈子,一共见过三个漂亮女人,一个是你的未婚妻蝉夕,一个还是你的未婚妻姬零,还有一个也差不多是你的未婚妻了,就是这个水掌门。咱们是兄弟,是朋友,我也知道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所以我从来没有非分之想,但你也不能太过分哪,三个漂亮女人你全部都霸占了,也不留一个给兄弟们尝尝鲜哪!像你这样是交不到朋友的,骨头吃了也就罢了,连汤都要喝的干干净净,你这就有点不像话了。”

    渠年道:“胡说八道。姬零和水掌门又不是我未婚妻,你想追就追好了,你追不到怪谁呀?”

    费飞道:“那你知道我追不到,那你总得给我牵线搭桥啊!”

    渠年道:“就你这人品这形象,估计没办法牵,月老都帮不了你,你平时也要注意一点形象,别把吃软饭的事情到处去宣扬,好像很光彩似的。”

    费飞急道:“我那不是诚实嘛!什么时候诚实的高贵品质也变得龌龊下流了?难道女人都喜欢伪君子吗?”

    渠年道:“女人不喜欢伪君子,但也不会喜欢真小人。”

    费飞道:“我呸!我吃软饭又不是自愿的,我那是被逼的,我也是受害者,我也是夜夜垂泪到天明!”

    渠年道:“那你去跟人家女孩子说呀!跟我说有屁用?”

    楚三敢忍不住说道:“你都是一个快要死的人了,还折腾啥?你现在去追女孩子,不就是坑人吗?你给不了人家未来,还想留个遗腹子啊?如果你不甘心,怕你老费家十代单传断了后,我可以帮你找几个岁数大的过来,屁股大的那一种,让你配个种留个后,这样你也能安心上路了。”

    费飞道:“你滚!”

    水冬凝回到院子里,没有进屋洗澡睡觉,看月光皎洁,就在门前的台阶上坐了下来,四下里一片寂静,偶尔也能听到一两声秋虫的鸣叫。

    忽然间,她感觉心里空落落的,追根究底,可能还是人家有了未婚妻的缘故!

    她在酒桌上,之所以会说出以身相许的话,她认为她只是想救出她的哥哥罢了,毕竟她也知道,自己长得挺漂亮的,多少男人垂涎三尺,或许能让渠年动心,所以他才会把自己当个筹码。

    原本她认为,她并不是自愿的,要不然这种话她也是难以启齿的。没想到渠年却拒绝了她,还答应她,想办法帮她救出她的哥哥。从理论上讲,她听到这样的话,应该很高兴呀!既不用出卖自己的身体,还可以救出自己的哥哥,这可是两全其美的事情。但她就是高兴不起来。

    虽然奔波了一天,但她一点都不觉得劳累,一个人静静坐着,双手托腮,望着天空皎洁的月盘,或许月亮能知道她的心思,所以才会洒下温柔的月光,抚摸着她,安慰着她。

    但月亮终究是要下山的,不知不觉间,天就慢慢亮了。

    这时她才起身,让丫鬟给她打了一桶水,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又让丫鬟给渠年几人送去早餐。

    结果没过一会,丫鬟回来说,四位公子都在睡觉,不想吃早餐,所以他们又把早餐端了回来。

    水冬凝苦笑一声,就让丫鬟把早餐端进屋里,她自己吃,要不然实在太浪费了。

    等早餐吃完,太阳就升了起来。

    却在这时,有弟子匆匆来报,说杀满门派人求见,有关系她哥哥的消息,让她不要声张,想秘密会见。

    水冬凝一听说有她哥哥的消息,秘密会见也不要紧,急忙让那名弟子把杀满门的人领了过来,就领到她的院子里来。

    杀满门虽然来了几百个人,但也怕水冬凝心生戒备,所以只派了一个人上山。

    在水门弟子的带领下,那人就来到了水冬凝的院子里。

    那人年纪不大,衣冠整洁,模样非常儒雅。见到水冬凝就站在院子里,就上前一步,抱拳道:“杀满门韩相生见过水掌门。”

    水冬凝也没有请他进屋的意思,开门见山道:“你说有关于我哥哥的消息,我哥哥在哪里?”

    韩相生笑道:“自从水掌门的哥哥失踪以后,我杀满门也非常关心,一直都在打探水掌门哥哥的下落,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昨天,我们终于帮水掌门找到了哥哥,现在水掌门的哥哥就在我杀满门。”

    水冬凝冷冷道:“别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我知道我哥哥一直就在你杀满门,说吧,把你此行的目的说出来。”

    这种事情大家心知肚明,韩相生懒得解释,这时说道:“就是我们杀满门辛辛苦苦找到水掌门的哥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只希望水掌门能把上次我们杀满门跑掉的三个猪仔归还给我们,也就对得起我们这么多年辛辛苦苦的付出了。只要水掌门把那三个猪仔交给我们,我们立马就把水掌门的哥哥送回来,让你们兄妹团聚。”

    水冬凝道:“那如果我不给人呢?”

    韩相生摊开双手,道:“如果水掌门不给人,那就有点不近人情了吧?我们辛辛苦苦帮掌门把哥哥找回来,难道水掌门就一点都不知道回报吗?况且那三个猪仔本来就是我杀满门的人,归还给我们也是理所应当!如果水掌门不还人,那就是成心与我杀满门为敌了,那我杀满门也不可能把你哥哥放回来了。我们掌门说了,如果水掌门不放人,那就准备给你哥哥收尸吧!”

    水冬凝心下一紧,道:“那你先回去,我考虑一下。”

    韩相生道:“我们掌门说了,让我就在这里等水掌门的消息,如果水掌门愿意交换,现在就派人把那三个猪仔制服,然后派人跟我们去杀满门交换水掌门的哥哥。如果水掌门不愿意的话,我现在就回去,晚上我们就会把你哥哥的尸首送回来。”

    水冬凝顿时就紧张起来,俗话说,关心则乱,由于事情来得太过突然,他也不知道如何应对,生怕自己态度再坚决一点,这个人就转身回去,然后把他哥哥的尸体送回来。

    这时犹豫了下,道:“那你到偏殿稍等一下,我现在去找米长老。”

    韩相生点了下头,道:“行,那我在偏殿等待水掌门,希望水掌门快一点,这样也能早点兄妹团聚。”

    水掌门这时叫了丫鬟过来,让她把韩相生带到偏殿歇息。

    等到韩相生走了,水冬凝一刻也没有耽搁,就向院外走去,但他没有去找米长老,而是直接去了别院。

    水冬凝来到渠年的房间门口,焦急地拍打着房门,嘴里急道:“秦公子,你醒醒……秦公子……”

    没想到渠年一点都不心急,反而懒洋洋地说了一句:“水掌门,多谢你的好意,我现在不想吃早饭,我想再睡一会儿。”

    水冬凝现在真的是心急如焚,如果不是男女有别,她真想踹门进入。急道:“秦公子,你快起床呀!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

    渠年才知道情况不对头,一下就醒了,从床上跳了起来,就开始穿衣服,边说道:“那你稍等一下。”

    等穿好衣服,就走了过来,打开了门,看到水冬凝一脸焦急,便道:“水掌门,什么事啊?”

    水冬凝道:“秦公子,不好了……”

    渠年连忙让开身子,道:“别急,别急,进来说!”

    水冬凝点了下头,就走了进来,刚在桌旁坐了下来,楚三敢和费飞在隔壁听到动静,这时也走了过来。

    渠年也坐了下来,看着水冬凝道:“什么事啊?”

    水冬凝急道:“杀满门派人来了!他们已经承认了我哥哥就在杀满门,想让我拿你们三个人去杀满门换人!”

    费飞惊道:“他们还知道我活着?”

    水冬凝道:“可能不包括你,还有一个人应该是白公子。”

    费飞长吁一口气,道:“那就好!”

    渠年叹道:“看来我们这次去九一会盟还是太高调了,让杀满门心生忌惮,欲将我们除之而后快啊!”

    水冬凝点头道:“是的,上次我就说了,杀满门非常重视你们。”

    渠年道:“多谢水掌门没有把我们出卖,还特地来告知我们这个消息,秦某感激不尽。”

    水冬凝急道:“你们是我哥的朋友,又是我水门的恩人,我怎么可能出卖你们呢?这样就算把我哥救回来,他也会不高兴的。”

    渠年道:“这世上忘恩负义的人多了去了,水掌门让我感动!不过你的选择是对的,你就算把我们三个人交出去,杀满门也不会放了你哥的!”

    水冬凝急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呀?”

    渠年道:“你怎么跟杀满门说的?”

    水冬凝道:“我刚开始说不同意,但他们说不同意就把我哥给杀了,然后把我哥的尸体送回来,而且不给我考虑时间,现在杀满门的人就在水门等着呢,让我现在就把你们抓出去,要不然他就回去把我哥给杀了。后来我跟他说,我去找米长老,他以为我是来抓你的,现在还在偏殿等着呢!这可怎么办呀?”

    渠年道:“你先别着急呀!你哥对他们来说,是个非常重要的人质,不会轻易杀了他的。”

    水冬凝急道:“可他们就在这里等着呢!如果我不交人,那他们肯定会杀了我哥呀!”

    渠年笑道:“别着急呀!你哥被关在杀满门,你一直都知道,只不过是现在大家打开天窗说亮话了呗,有什么好着急的?他们等就让他们等呗,你不能自乱阵脚。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冷静。”

    水冬凝看他淡定自若的模样,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办法,但心里却感到莫名的踏实。这时说道:“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总要给人家一个交代吧?总不能不理会人家吧?”

    渠年道:“你之所以着急,是因为你一直就知道你哥在杀满门,你是因为太关心了,才会自乱阵脚。既然是交换人质,你起码要确定人家手上有人质啊,不可能杀满门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我知道你知道你哥就在杀满门,但你也应该假装不知道,总得要确定一下吧?毕竟交换人质这么大的事情,你要沉住气,起码要先见到你哥吧?起码要先进行谈判吧?不可能他说到杀满门交人质,你就到杀满门交人质。交人质是相互的,你没必要一味地迁就他们,你关心你哥,他们也关心我们,不可能把你哥说杀就杀了,要杀的话,他们早就杀了,也不可能等到今天了!”
(快捷键←)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最新入库:无尽海图  这个古神我认识  诸天真理系统  诸天岁月系统  绝天仙主  天王巨星从签到开始  快穿游戏加载中  大明第一吏  我在神话复苏中成为神话  盖世豪婿  我练了辟邪剑谱  不可名状的道尊  九叔的掌门大弟子  陆地键仙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白首妖师  恋语集:织梦书  珠宝农妃是团宠  陛下每天都在套路娘娘  开局绿胖锤爆斗罗  时空斗甲行  重生之龙腾校园  香祖  剑尊传奇  洪荒之鲲鹏绝不让位  有个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体验  大道青帝  御使天地  时间神探  三生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