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力读书网 武侠仙侠 剑宗旁门 第二百四十六章 答应过不闹事的
(快捷键←)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有时候就算你不想招惹麻烦,可是麻烦却总是会自己来找上门,尤其是在这个正道会盟召开之际,登仙城不再是以往那般平静。

    与持鞘发生冲突者是一个正道大派‘神剑谷’的真传弟子,神剑谷也是以剑法著称,只是门人弟子多不满于剑宗威名总是想要把剑宗比下去罢了。

    毕竟道门之中还是有这样一句话的:道起纯阳,法归心相;剑出天裂,丹符一气!

    这就是说纯阳宫乃是当今道门鼻祖,而心相法宗的道法最为出众,剑宗则是以剑道威压天下,最后则是天元一气宗的丹符。

    这就是东洲如今正道公认实力最强的四个宗门了。剑出天裂……只是这一个名头,就让正道其余以剑道著称的门派分外不爽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个名头还是在五百年前排定的,或许这次正道会盟正好可以将这头四名的宗门名头变动一下呢?

    值此天裂剑宗元气大伤之际,真的是有许多人忍不住要跳出来兴风作浪了。

    这次的神剑谷就是其中之一,他们的剑道以华丽优雅著称,算得上是一绝。

    而这次登仙城中会盟,来了几个在地上修行的优秀真传。他们看到了外出游玩的持穗和持鞘,于是忍不住就来找茬了。

    起先还只是以切磋之名邀战,持鞘没多想就欣然答应。

    可是战斗中对方却忽然施展出了一门剑宗秘传的剑术!

    先前宗门大劫,传法殿被洗劫一空。

    虽然追回了许多典籍,但是总有一些漏网之鱼被那些邪道以及散修带了出来。

    当自家的秘传之剑被别人轻易使出,这种感觉足以令任何一个剑宗之人感到愤怒。

    所以持鞘当然是提出了严正交涉……一场由神剑谷刻意挑起的争端自然也就顺势发生了。

    苏礼一边听着这些背景故事,一边跟着焦急的持穗来到了冲突发生的地方。

    却见这里许多修士看热闹一般地聚在旁边,而看到他们这两个剑宗服饰的弟子很自然地就怀着戏谑让开了一条路让他们过。

    人群让开,自然就看到了一个浑身是血倒在血泊中的人影。哪怕是趴在地上,他依然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这时他的对面,一个有些烦躁的声音响起:“按照先前的约定,你只要输了就承认剑宗之剑不如我神剑谷,你还要耍赖到什么时候?”

    但是持鞘却是又站了起来,然后抹了把遮住了眼睛的血块说道:“所以我还没输,除非我死了……”

    死了,当然也不用再去实现生时的承诺了。

    苏礼板着的脸上总算露出了一点笑容……虽然是废物了一些,但总算不亏了剑宗门徒的风骨。

    而且来到这里他才明白乩剑为什么会对持穗的求助无动于衷了,因为这老道士的神念分身早已经到场,而且在这登仙城也不可能轻易闹出人命来。

    只是杀人诛心,有时候精神上的羞辱可能比丢了性命更令人难以忍受吧……

    “够了!”持穗已经不忍再看自己兄长受辱,冲上去拦在了他与那神剑谷弟子之间。

    “怎么,打不过就要叫帮手了吗?”那神剑谷弟子非但没有阻止反倒是乐见其成。

    他就是要想尽办法折辱剑宗,这样他们自家宗门才能有机会……

    或许那些散修与邪道修士在那一战中看到的是剑宗的残暴与杀戮,但是对于这些大宗门人来说看到的却是剑宗的虚弱……

    竟然会被一群左道修士打落了山门。

    至于乾荒大教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却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彻底压制下去,除了当事人以外好像就没人知道了。

    不,应该是就算有人知道也没人会当回事。正道宗门之间存在龌龊本就是极正常的,只要别打开盖子闹出大丑闻来就行。

    神剑谷这样的新兴门派要想上位,当然要将那些老牌宗门给打压下去。至于剑宗的阳神真仙……若不是神剑谷也有了新晋的大乘期修士,又怎么会有这个胆量在此叫嚣?

    苏礼跟着持穗来到了持鞘的身边,摊开手就落下了水系的甘霖术以及木系的回春术。

    在他的雨之真意以及枯荣真意加持下,他的这两门治疗法术也是溜得飞起。

    那神剑谷弟子见状也不阻止,事实上要是持鞘真的失血过多死了他也会很麻烦的。

    只是在等苏礼对持鞘完成治疗之后,他才说道:“怎么,剑宗这是输不起想要人多欺人少?”

    苏礼却是看也没看他,只是对持鞘说:“技不如人认输也无妨,知耻而后勇重新来过就是了。若是白白在这浪费了性命,对于我剑宗来说就是毫无价值的。”

    持鞘却是忍不住说道:“可是他学了我剑宗的剑,还要我亲口承认剑宗不如他神剑谷!”

    又是这样,苏礼还以为在这登仙城和平氛围内成长的持鞘会可以冷静一点呢。

    他说:“就你个人的剑道来说,的确是不如他,这点承认也无妨。但你不过是一个寻常三代弟子,怎么就可以代表剑宗了?”

    “剑宗是想赖账?我来这登仙城才知道这位持鞘道兄名头可大着呢,被你剑宗乩剑长老称为三代最具天赋的弟子,怎么在你这里不过是个普通三代弟子了?”神剑谷弟子面带嘲讽地说道。

    苏礼则是冷着脸同样讥讽道:“就登仙城这么个地方来说,他也的确是‘最具天赋’了,毕竟这里的剑宗三代处了他自己也就这么个没什么剑道天赋的妹妹。”

    “也罢,剑宗也不赖你,承认一句你神剑谷比剑宗强也没什么,只要你神剑谷能够承受得起这份因果。”

    他是以一种全然无所谓的语气说出这番话来,但是不知为何,比起持鞘先前的顽强,旁观众人反而更是能够感受到一股来自剑宗的凌厉之气。

    “可笑,这有何因果?”那神剑谷弟子冷笑一声反问。

    苏礼笑了起来:“我是因为答应了乩剑长老不不给他惹麻烦的,所以在这登仙城不会跟你们一般计较……但是离开了登仙城……你们可以看看能有几个可以活着回到神剑谷吧!”

    这笑容是如此地和煦,话语也是如此地温柔,但是那内容却是充满了森寒以及毫无转换余地的杀意。

    能动手不bb,剑宗就是这么干脆。
(快捷键←)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神学院之剑人信  你们的仙帝回来了  辽东轶闻录  大唐:开局李世民流落荒岛  我能推演全世界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海贼之圣光之下  我的老婆是大领主  我真不想当BOSS  基因大时代  在士兵突击开始二次军旅生涯  我有一个大世界  秀才无双  哥谭怪人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我快亏成麻瓜了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洪荒之圣道煌煌  规则系学霸  我以阴府镇阳间  妖旗  斗罗之金银龙神  我的精灵使是美少女  宇宙乾坤塔  贞观从拯救老爹开始  反派的荣耀  异类玩家的自我修养  顶级狂婿  魔法师在网游里玩魔法师  因为坏所以要当救世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