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力读书网 玄幻奇幻 庆余年之我是主角 第一百二十九章:专坑老王
(快捷键←)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再次来到鉴查院,那巍峨且狰狞地建筑威压,范闲已经习以为常,视而不见,倒是那立于鉴查院门口的,此时已经焕然一新的石碑,让范闲眼前一亮。

    石碑显然是刚清洗不久。

    上面的字迹清晰,而且还染了蜡。有所磨损的地方,也极为小心地,认真地,模仿着原笔迹,进行了一番修正雕刻。

    可谓下了一番苦心。

    那笔锋龙飞凤舞的叶轻眉字样,清秀之中,透露出几分英武之气。

    范闲仿佛见到了当年那个指点江山,挥劲苍穹,眉飞色舞的绝色佳人。

    娘亲那天下大同,人无贵贱的理想,太过伟大,太过遥远,也太过沉重,那是需要无数代人不断努力,时代不断进化,才会迎来的太平盛世。

    范闲虽然同样心怀天下,但却不像娘亲当年那么不理智。

    娘亲当年要是有自己现在的一半阴狠毒辣,也不至于英年早逝,半路夭折。

    范闲咬了咬牙。

    对娘亲那样的奇女子,自己既有佩服和敬仰,同时也有着一丝不认同。

    伸手抚摸了一下石碑,范闲知道,石碑的修理和维护,应该是陈萍萍下的命令。

    但范闲心中尚有着一丝疑惑,这么多年来,庆帝和陈萍萍两人,一直任凭这块代表着鉴查院设立初衷的石碑,在这里荒废,经历风吹日晒,不予理会。

    如今正值京都动乱,风雨欲来之际,他却在这时候清理修缮这块石碑,也不知是何用意?

    难道真的只是整理昔日旧物这般简单?

    陈院长最近好像没有这么闲吧?

    这块石碑看似简单,却有着某些非凡的特殊意义,这也是为什么范闲到京都之后,也未曾前来清理这块石碑的原因。

    鉴查院门前本就冷清,此刻又正值清晨十分,别说行人了,就连门卫都没有一个。

    鉴查院也从来不需要设立门卫。

    出示提司腰牌,范闲一路畅通无阻,直接来到地牢。

    鉴查院有很多个地牢,像佛塔倒立一般,一层层逐渐往下递进修建。

    越往下,关押的犯人越是穷凶极恶,若是逃得生天,都是能为祸一方的狠辣厉害角色。

    范闲知道,肖恩就关押在这个地牢的最底层。

    地牢里,万籁俱寂,只能听到人造地下河流,用来流通氧气的水流声音。

    “看来你在这里过得还不错嘛。”

    正在整理头发的司理理被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媚眼横了范闲一眼,没有说话,继续梳理着自己的头发。

    “你要在这里待上很长一段时间,先委屈一段时间。”

    司理理依旧不说话。

    范闲看了一眼那薄薄的被褥,皱了皱眉,道:“这里夜间寒冷难耐,待会儿我会让人再送些被褥过来。”

    “每天都会定时有人给你送食物和水。”

    看着她那整理得整整齐齐的衣衫,以及梳理得没有一丝散乱的头发,范闲感慨,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女人都是一种爱美的动物。

    司理理这个案子,陈萍萍特意传回命令,由范闲全权处理。

    范闲只是象征性的在地牢里待了会儿,让司理理随便写了几个北齐在京都的暗探名字,然后就准备离开了。

    在范闲快消失在地牢出口的时候,司理理终于开口说话了。

    “你还会来看我吗?”

    范闲转身,与其对视着,在她眼中,范闲看到了前所未有,从未见过的倔犟、坚持、希翼。

    许久,范闲笑了一下,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了。

    眼前失去了范闲的身影,司理理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无力地靠在地牢阑珊处。

    手中的梳子掉落在了一旁,也未曾理会。

    “会的!”

    突然,范闲的声音传来。

    司理理的眼睛突然闪过一道惊艳的亮光,神采奕奕。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衫,又看了看披散在双肩的秀发,司理理沉默会儿,自言自语道: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我这番打扮,只怕在你眼里,却是怕死的表现吧……”

    周围很静,静得她能够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却没有人回答她的疑问。

    出了鉴查院,言若海和朱格早就已经等在这里了。

    自己前来鉴查院审司理理,他们不可能不知道,也不可能不高度关注。

    “可有收获?”

    朱格焦急地上前一步,看着范闲,问道。

    对鉴查院,对庆国,他倒是忠诚。

    范闲把手中的名单递给了他。

    朱格看着名单,脸上洋溢着满意的笑容,把名单揣入怀中,然后就往地牢走去。

    被范闲拦了下来,“你干什么?”

    “再审审,肯定还能审出不少东西。”说着,就要继续往里闯。

    “司理理一案,由我全权负责,从现在起,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提审司理理,而且我已经答应了她,保她性命。”

    听到范闲这番言论,朱格可就不爽了。“你知道她是谁吗?她是北齐安插在京都的暗探首领,价值超乎我们的想象。保她性命?谁给你的权利?”

    范闲毫不退让,与朱格对视着,冷冷道:“院长!”

    朱格咬牙切齿。

    虽然他现在是鉴查院代理院长,但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违抗院长命令,拳头紧握,怒视着范闲的从容离去。

    他看向言若海,言若海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了。

    出了鉴查院,范闲一边谋划着接下来的计划,一边往糖葫芦铺子走去。

    回到范府,范闲单独召见蓝衣,给了她一串糖葫芦,便把她派出去了,悄无声息,来去无踪。

    坐在院子里,看红衣在演武台上练剑,一边吃着糖葫芦,突然,乒乒乓乓的声音突然响起,范闲回头,一时间愣住了,眼前的一幕,实在是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王启年背着他那个道具箱子,在墙角边下,再次跌了个屁股朝上平沙落雁式。

    听到声音,在房间里打坐的若若,嘴角翘起一丝好看的弧度,这一刻的若若,俏皮可爱,圆圆的小脸,若是让范闲见到,说不得又要捏上一把。

    上次的瓦罐坏了之后,若若又命人找了一些来,依旧放在原位。

    那个位置,若若可是特意研究过的,那里是翻墙而入的最佳落脚点。

    这不,老王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姿势,跌了两次。

    这瓦罐,专坑老王。
(快捷键←)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最新入库:我老婆是妖狐兽  我为美食狂  葫芦的万界之旅  因为剧本是这么写的  开局从相亲开始  我真不是装逼打脸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大佬啊  无尽化体  快穿之我家有位锦鲤贤妻  庆余年之我是主角  怪物被杀不会死  皇权赋  快穿之末日奇妙屋  正道之光  正在木叶扛米的长门  都市妖行记  都市雷霆战神  无限防御  卡牌养成系统  从一只汪开始进化  一竹封天  我真不是祸害  妖尾的绘画魔法  法海想还俗  泰特尔大陆的孤儿  都市帝君之王者之路  诸天最苟龙套  玄幻之我的老婆是大反派  我在黑月铁骑排行第二  超级逆转系统